室內裝修

關於部落格
室內裝修
  • 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悠閑的寨市

  本報記者 文熱心 蔣劍平   來到綏寧寨市,一身輕鬆。   夏初的蒔竹河,綠水如緞,倒映在水裡的是悠悠啃青的牛兒,田邊陳年的稈堆,靜靜卧在渠里的筒車,還有碼頭上浣衣的少女。   這個千年古鎮保存得還算完整。記者徜徉在經過一番修整的西河街上。街長500餘米,大多為明、清代舊木房。兩面商鋪林立,曬樓上一個接一個的大紅燈籠,在微風中輕輕搖晃。青石板和鵝卵石拼成的小街上,乾凈得如水洗過。沒有車輛、叫賣的喧嘩,沒有音響招徠生意的嘈雜,也沒有匆匆趕路的行人。門前鋪內,人們不緊不慢地雕刻萬花茶,腌制酸蘿蔔,翻曬柿子餅,間或有老人坐在門前的木椅上,穿著整潔的藍布衣褂,或聊天或打跑鬍子,或品茶或抽旱煙袋,為過路的人送上幾縷友善的微笑。   記者鑽入古鎮的小巷,尋訪裡頭人家。這裡的建築與街上的老式木屋——飛檐翹角、下磚上木、花窗畫廊、黑匾金字不同,是小四合院和窨子屋。小四合院的門前都是石頭壘成的階梯,也就是說院子要高出路面兩三尺。陽光和微風從小院一面的圍牆透進來,灑在院里的花草上,其他三面是黑瓦青磚的房子。窨子屋,青磚砌築的馬頭牆,四角鰲頭高翹,青石構建的大門,柱礎刻花鏤獸,氣勢宏偉。木板房構成的街道也罷,小四合院和窨子屋構成的小巷也罷,只要沒有戰爭,社會安定,這裡的人們就在享受輕鬆、悠閑中過日子。   其實,寨市當年不僅美麗,而且熱鬧、繁華。“藍水遠從千澗落,清溪曲抱一城流。薇茫點綴前村柳,婉轉嘔啞下客舟。錦被牆隈花燦燦,虹飛石岩路悠悠……”這是乾隆十九年知縣程際泰筆下的景色。   它的熱鬧、繁華應該始於三國。當年這裡稱諸葛城,傳說孔明先生徵南蠻時也到過這裡;唐代為徽州首府,稱飛鳳徽城;宋崇寧二年(1103年)改蒔竹為綏寧縣,縣衙皆建於此。1954年縣城遷往長鋪鎮。這就是說,寨市古鎮歷經三國、兩晉、隋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、民國和現代,共1800多年,其中作為縣城900多年。這種熱鬧、繁華,有昔日的人類活動遺存作證:青石砌成、長約2公里的古城牆仍有遺存;三座城門,九座寺廟,四座祠堂,三個會館,還有文昌閣、懸天閣、鐘鼓樓、八角亭、風雨橋,虎溪書院等文物古跡,雖然失去了昔日的風韻,但有的骨架仍在,有的遺址可尋。一棵千年古銀杏樹下,至今保存著一塊完好的封山育林古碑。上面鐫有“此處風水寶地,先人培植成林,各團所有人等,不得隨意毀壞”24個大字。雖然歷經880年,字跡仍然清晰。   說它熱鬧,還因為這裡發生過許多已載入史冊的故事。1929年12月,鄧小平、張雲逸等在廣西百色起義後,率領紅七軍向江西進發,在這裡打過一仗,也住過一晚。鄧小平當年住過的那個祠堂雖然已經有些落敗,可基本格局無改。這裡也和毛澤東有點關係。綏寧有名的“李氏三兄弟”就是寨市人。其中,李繼楨是毛澤東一師不同班的同學,做過毛澤東為主事的一師附小教員。抗戰時,他把長子李明松送到延安。新中國成立後,他給毛澤東寫信,訴說生活困難,後來做了省政府參事。   因此,有人說,這裡每一片破碎的青瓦,每一面斑駁的牆垣,每一塊鋥亮的石板,都能讓後人在駐足間,觸摸那些影影綽綽的往事,傾聽那些漸遠的聲音。   它回歸安靜、輕鬆應該是縣城搬走之後的事。地處湘西南大山深處,茂密的森林遮掩,還有那條蒔竹河,都成了安靜、輕鬆的元素。寨市,也就“像一個百戰歸隱的老人”了。當然,另一個因素則是人們的刻意打造——鎮里準備開發其為旅游區。記者看到,店鋪修舊如舊,新修的建築也披上了“古衣”。   雖然現代化之風將古鎮打扮了一番,可頂多也就是村姑穿上了連衣裙,而沒有改變她的質朴和健美,更沒有改變她的生活節奏。  (原標題:悠閑的寨市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